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
【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(6-10)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未完待续】

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-11-13 12:44 编辑


  正文 第六章 被迫1

  我回到寝室里,踢脱高跟鞋,坐在写字桌前看着红包里的两千元奖金,心里后悔不已,有一种出卖了自己的感觉。明天夜总会的上下肯定会传遍这个新闻,今后该怎么面对同事们?

  表姐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,她打电话过来祝贺我,但我没说几句就挂了她的电话。

  我刚想到卸装,突然门开了,原来是江鹰进来了,他反手锁上了门,我一看到他目露凶光,心中一凛,晚上我捉弄了他一把,该不会有什么后果吧?

  我对他笑了笑,说了声:【对不起。】便伸手去脱假发。

  【不许脱!】江鹰恶狠狠地说。

  我的手停在半空中,心里有些发毛,论打架,我说什么也打不过他,可逃又逃不掉,今晚看来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【妈的,老子今晚被你耍得好幸苦。】江鹰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
  【我  我不是故意的。"

  】不准说话!【

  我闭了口,我的性格一下都比较软弱,所以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江鹰,竟不敢有违他的意思。

  江鹰走到我面前,用手托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脸。

  】你真是个美人啊!【他阴笑着说。

  】你不要搞错,我只是玩玩的。【我说。

  】什么时候叫你说话了?【他用一双大手抓住我的胳膊,弄得我生疼。】你再说一句话,我立刻把你的双手折断。【】你要干什么?【我喊道,江鹰的手上加了力气,我痛得哎哟叫了起来。

  】还说吗?【他说。

  我强忍住痛,不敢再开口了。

  】这就对了,你要像刚才在舞厅里那样,不要说话,装可爱,装高傲。【江鹰的手松开了,我看到我的手臂上一圈紫色。

  】我问你问题,你只准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,要是答得不合我心意,我就给你上点花样。你说好不好?【他说。

  我摇了摇头,他大怒道:】什么?【

  我又点了点头,他才露出笑容。

  】这就乖了!【

 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手臂上刚才被他捏得发紫的部位,叹息道:】你真不是个男人,手臂没有一点肌肉,你是不是很想做女人?【我摇了摇头,他的手在我臂上一紧,我差点疼得叫出声来。

  】你说,你是不是很想做女人?【他说。

  我只得点头。

  他显然很满意,用手轻轻抚着我的假发,说道:】要是你真是个女人,我会对你动心的。不过,现在也挺刺激的。【他走到电视旁,挑出一张VCD盘放进机内,不一会,随着摇滚乐的响起,电视上出现了一个跳艳舞的女郎。

  我正诧异他在搞什么花样,江鹰走过来说:】刚才你跳舞的样子我没看清楚,我想再看一遍。站起来,跟着那个骚女人跳。【我只好照他的话做,但跳得很生硬。

  他在我小腿上铲了一脚,嚷道:】你这是女人吗?腰再柔点,屁股摆得再骚点。你不是想做女人吗?仔细看看电视上的这些骚娘们,她们都是你的好榜样,你要认真地学,如果学得不象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【我只好跟着电视上做动作,江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吸着烟在欣赏。

  】对,就这样,好极了,***你小子到底是不是女人?学得这么骚!【其实那时我不想看到江鹰恶心的脸,所以只有盯在电视上,也不去想什么东西,拼命去模仿电视上女郎的舞姿,渐渐地,竟感觉和电视上的女郎合二为一,也忘记了性别,只想专心跳舞。

  一曲艳舞终了,画面上出现的是一男一女**的场景,我高中时一直在农村,所以从没看过色情片,对男女之事也只存在于幻想之中,一看到如此切实的画面,禁不住面红耳赤,心潮激越。

  】你过来!【江鹰说道。

  我只有过去。

  】坐在我的腿上。【

  我呆住了。

  】江鹰,我们适可而止吧?我们都是男人。【我终于忍不住说话了。

  】妈的,谁叫你说话了?【江鹰在我胸口狠狠在打了一拳,我一下子跌倒在地,幸亏有乳罩内的海绵团挡住了一部分力,不然我也许会被他打吐血。

  】尝到我拳头的厉害了吧!站起来,坐在我腿上。【我没有办法,只好坐在他腿上。

  电视里的男女做得正欢。

  】刚才在舞厅里你不是打掉我的手吗?现在还打吗?【我摇了摇头,此时我想,大丈夫能屈能伸,当年韩信也受过跨下之辱,我这点小屈辱算得了什么,心里一想通,便不怎么难受,但我一个男人这样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实在是感到有些恶心。

  江鹰的手在我的胸罩上捏来捏去,虽然是海绵垫,但他好像很满足。

  】你跟女人做过爱吗?【他问
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】那么跟男人呢?【

  我更摇头了。

  】你现在是男人吗?【

  我看着他,犹豫了一下,看样子今晚还得顺着他的意思,先逃过这一关再说,所以摇了摇头。

  】那你是贱女人了?【

  】是不是?【

  见我不回答,江鹰在我的屁股上狠狠抓了一把。

  】是不是?【他喝道,我不由地颤了颤。

  在他的逼问下,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,眼泪流了出来,拼命摇头,又拼命点头。

  江鹰哈哈大笑,我看到他的双目发光,心里害怕得很。

  】贱女人都想让男人干她,对不对?【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】那我是不是男人?【江鹰突然问道。

  这个问题其实不必问,江鹰1米8的身高,肌肉发达得像施瓦辛格,可以说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  我点了点头,对他这个问题很奇怪。

  】贱女人,那你肯定也想我干你了?【

  电视里传出女人的**声,听得我心惊肉跳。

  听到江鹰这么说,我吓了一跳,从他腿上一弹而起。

  】不要,江鹰,不要太对份了。【我喊道。

  江鹰这回倒没有训斥我,笑嘻嘻地说:】你不是想做女人吗?我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有什么不对?【】我不想做女人,我只是想拿这个奖。【我说道。

  】呵呵,其实你心里还是想做女人的,对不对?【】你真是个王八蛋,谁想做***臭女人了?【我脱口而出。

  江鹰听到我骂他,怒不可竭,跑过来把我按倒在床上。

  】你***说什么,你再说一个字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【他啪啪扇了我两个耳光,我被他打得眼冒金星。

  】还敢不敢说?【他喝道。

  我干脆闭上了眼睛,不去理他了。事到如今,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江鹰的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来摩去,淫笑着说:】这就乖了,这才像个女人。【他的手突然滑进了我的裙子,一把抓住我的小**。

  正文 第七章 被迫2

  他呵呵地笑着说:】原来你这骚娘们真是带把的,我刚才还真以为你发育不正常呢!【他的手在我的小弟弟上揉搓,我的小弟弟本能地翘了起来。

  】功能还不错嘛,只不过生在你的身上太可惜了。【我听到他重重的叹息,心里很不解,张开眼睛看他。

  】你看什么?在笑我吗?妈的,老子现在就干你。【江鹰怒道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发那么大的火,心中惶恐不安。

  他狂暴地把我的身子翻了过去,拉下了我的塑身内衣和短裤。

  】你要干什么?【我喊道。

  一个两百斤的厚实的身躯重重地压了上来,压得我差点窒息,直想喊救命,可又喊不出来,就像一个溺水的人。

  】臭婊子,你们装什么清高,娘的,竟敢嘲笑我,老子要干死你们,贱货!【江鹰骂着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我可以想象出他这时有多么可怕。

  我发觉有个热乎乎的东西顶住了我的肛门。

  天哪,这小子真的疯了,我拼命挣扎,夹紧屁股,可江鹰用一只手按住我,加上整个人的重量,我再反抗,也无济于事。

  江鹰拼命想把那东西挤进来,但那东西在我的肛门上碰来碰去,就是进不去,我发现他的**始终是软软的,心中一亮,难不成他是  江鹰试了又试,也都没有成功,他大叫一声,突然离开了我身上。

  我转过身子坐起来,连忙把内裤穿好,发现江鹰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,他的命根子软绵绵地垂在胯间。

  】为什么?为什么你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功能还这么好?而我  ***那些臭女人,一看到我这毛病就跟我说拜拜,还嘲笑我不是男人。【江鹰黯然说道。

  我心里明白了十之**,心里清楚了他刚才话的含义,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,想说话安慰他,却又不敢说。

  我们默默坐着,我不知道我该干些什么,电视上的**声仍不断,那对男女玩着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姿式。

  江鹰起身关掉了电视,对我说:】你去睡吧,今晚的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,不然我真会杀了你。【我点了点头,摘掉假发,脱去裙子,塑身内衣,胸罩和丝袜,去冲了一个澡,把脸上的化妆全洗掉,我洗了很长时间,好像要把今晚的屈辱洗得干干净净,还我个清白的男儿身。

  回到房间,发现江鹰已经躺在床上,抱着被子朝里而卧,不知有没有睡着。看着他的背影,我竟有些怜悯他,上天给了他一个健壮男人的身躯和思想,却不给他男人应有的功能和幸福,真是有点不公。

  我躺在床上,却没有睡觉,胡思乱想了一晚,天刚蒙蒙亮,江鹰还在呼呼大睡,我就偷偷起床逃离了房间。

  我上的是晚班,白天里没事可做,又不敢回宿舍,在街上闲游了一圈,又去看了两场日间电影,已经是中午了。

  走进一家中式快餐店,叫了一份排骨面,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,我不经意间发现一个身影从我身旁走过,那么熟悉的身影–我曾经日思夜想的身影。

  不会的,我一定看花眼了,我对自己说,但终于忍不住回头去看,我的心跳一下了加快到了120下,是她,真的是她,我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同学–晓晴,她仍然留着长发,但比以前更漂亮了,我差点要昏倒。

  但不能令我接受的是,她跟一个男孩在一起,他们有说有笑,亲密无间,难道是她的男朋友?那个男人西装革履的,看样子好像是富家子弟,而且也很英俊,相比之下,我一下子自惭形秽起来,看看自己的狼狈相,只不过是个夜总会的小侍应生,还总受人欺负,又怎么能配上晓晴这样优秀的女孩?

  我的鼻子一阵发酸,如哽在喉,刚才一瞬间的喜悦烟消云散,我不能在这时候跟她见面,这样会使她很尴尬。

  我再也吃不下面条,为了不使她发现我,赶紧走出了快餐店。

  我在街上快步走着,马路上人来人往,但在我眼中已视如无物,激动、喜悦、痛苦以及浓浓的醋意让我的心情十分矛盾。

  如果我就这样离去,也许再也碰不到她了。

  算了算了,就当没碰到她,因为她已经不再属于我了。

  不行,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再遇见她,我不能一走了之。

  我的脚步放慢了,停止了,终于鼓起勇气往回走。

  正文 第八章 偶遇

  我走回到快餐店的附近,就看见晓晴挽着那男人的臂膀走了出来,一看到他们那种亲密的模样,我的信心又垮了,赶紧躲进旁边的一家商店。

  看着他们从商店的门口走过,我心里一动,对,先摸清楚她的住处再说,这样我就不怕找不到她了。

  主意一定,我就小心翼翼地尾随在他们身后。

  我远远地看着晓晴的背影,心里阵阵发酸,三年不见,她比以前更成熟了,她扎了一束马尾辫,在脑后一甩一甩的,穿了一件白色蕾丝紧身弹力衫,蓝色灯芯绒牛仔裤包着浑圆的臀部,是那样的青春活力,她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害羞的初成少女,也许她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,甚至早已忘了我。

  虽然这样想,但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去。

  走过两条街,他们进了一家书店,我就站在书店对面的树下等候,十分钟后,他们从里面出来了,晓晴的左手上捧着一本书,现在两个人变成手拉手了。

  我强忍住心中的酸痛,继续尾行,又过了一条大街,转过一个街角,进入了一条小巷,我跟到巷口,他们两个竟消失了踪影。

  我正在彷徨之际,突然看到那个男的从巷子里的一间房子里闪了出来,跟我打了个照面,我发现他手里拿着刚才晓晴买的书,我刚转头,听到二楼上传来晓晴的声音。

  】嘿!诸葛,别忘了明天把书带回学校。【

  那男人转身应了一句,我不敢停留,赶紧加快脚步走出小巷,幸亏没有被晓晴看到我的脸。

  我刚走出小巷,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掌,我回头一看,正是诸葛。

  】你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干么?【他充满敌意地问。

  】跟着你们?没有啊!【我心里很慌乱,但表面上仍保持镇静。

  】我在快餐店见过你!【他说。

  】好像我也见过你,但我确实没跟着你啊!这路又不是你家的。【我开始耍赖。

  诸葛没有证据,气乎乎地说:】最好你别打什么歪主意,不然有你好看。【说完扭头走了。

  我舒了一口气,往相反的方向走去,虽然虚惊一场,心里倒是很高兴,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这肯定是晓晴的家,今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和方式跟她见面的。

  一想到跟晓晴的见面,我很兴奋,不管怎么说,就是做不成恋人,在他乡有个好朋友也是挺好的。

  我吹着口哨走在街上,突然发现不知道该上哪儿去,寝室里说什么也不敢回去,离上班的时间又早,左想右想,结果就莫名其妙地走进一间网吧上了一个下午的网。

  在路边店匆匆吃了晚饭,我就赶去上班了。

  一到迪厅,同事们就纷纷围上来,向我的得奖祝贺,虽然眼光偶尔有些异样,但亲和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期望,我心中的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。

  这晚我工作得很高兴,心里想着江鹰可能也是一时气愤,昨晚这样报复了我,气也该消了。

  下班后,已是午夜十二点了,由于接连两天没休息好,我有点疲倦,心想还是回寝室好好休息一下。

  我回到寝室,发现江鹰已经睡了,他也是上晚班,不过是在棋牌厅,下班比我早半个小时。我不敢吵醒他,蹑手蹑脚地上床睡觉了。

  我是被江鹰拍醒的,我睁开眼睛,发现江鹰正在拍我的脸。

  】喂,醒醒!【他说。

  】什  什么事啊!【我皱着眉头,睡眼惺松。

  】我给你买了东西了!【他笑着说。

  江鹰会给我买东西?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这混蛋搞得什么名堂,我坐起身来,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。

  江鹰从袋子里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取出来,我的眼睛也随着他的手越瞪越大。

  】你看,这是口红、粉饼、眼影、腮红,还有硅胶义乳、脱毛器  【我没等他说完,就打断了他的话:】江鹰,你有没有搞错,这些都是女人用品。【江鹰怪笑着说:】你不是女人吗?【我气愤地叫道:】你才是女人!【可话一出口,就知道又闯祸了,这是江鹰的禁忌。

  江鹰的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,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,往墙上一撞,痛得我双眼发黑。

  】你还敢不敢顶嘴?【他喝道。

  我屈服于他的武力,虽然心中骂他,可嘴上终于软了下来,只能说:】别打我,我不敢了。【他得意地放开了我,说:】只要还在夜总会上班,你还在这儿住,你就得听我的。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如果一次没做好,我就打你一次,两次没做好,我打你四次。【他又做了一个打的动作,我缩在床头,说:】那  那你要我做什么?【】我要你扮女人!【他说。

  】什么?【我张大了嘴巴。

  】我要你扮女人,扮得越像越好,以后,晚上你去上班,回来后就得扮成女人。【】你为什么要这样?【我问。

  】不要多嘴,你从现在开始,只要跟我在一起,就不准说话,我讨厌你的声音。【我只好点了点头。

  】好!那你现在开始化妆,我去外面办点事情,一个小时后回来,我希望你以女装的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。【他把化妆品一咕咚地倒在桌上,还特地买了一面化妆镜,看不出这混蛋还真是心细。

  我望着这么多从没拿过的化妆用品,无从下手,我可不会化妆啊!

  没想到江鹰从抽屉里抽出一本书来,竟是《女性化妆指南》。

  正文 第九章 义乳

  我吃惊地看着他。

  他笑嘻嘻地说:】这是我以前女朋友留下的,现在给你用吧!你可得用心学,等一下我给你带早饭来。【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就出去了,我听到门倒锁的声音。

  屋里只剩我一个人对着桌子怔怔发呆,江鹰这混蛋真是变态了,他难道是同性恋?又不象,他只是对女人兴趣,对男人则很讨厌,不然也不会不让我开口说话了,可为什么他强要我这个男人扮作女人,他出于什么目的?我想了十几分钟,还是想不出合理的解释。

  桌上的闹钟嘀嘀嗒嗒地走动,门已经被他反锁了,逃是逃不出去的,要是过了一个小时他回来发现我没动,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。

  想到这,我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化妆品上,我拿起口红又放下,拿起粉饼,可不知该怎么弄,拿起这样,拿起那样,心中茫然,可又有点好奇。不禁想起琳姐那双神奇的手,心想如果有她那样的本事也挺好,如果有机会给我的女朋友化个妆,她肯定会很惊喜,我的眼前就浮现出晓晴的身影,对了,现在干脆先拿自己做试验,心中一通,就认真地翻起那本《化妆指南》来。

  我从上到下粗粗看了一遍,这本书是画册,倒是非常直观,我按书上的要求,把化妆海绵、粉扑、修容刷、眉笔、眼影刷、腮红、口红等道具一一摆在面前,然后按步骤化起妆来。

  我用手指挑了一些粉底霜,照着书上的样子在自己的额头、眼下、脸颊、下巴上轻轻拍打,然后用指腹打圆,指南上说这样是利用指温会提高粉底霜的附着力,不容易脱妆。接着用化妆海绵粘取适量的粉底霜,从额头往两颊仔细地扑打,然后又在脸上扑上薄薄的一层蜜粉,淡淡的香气弥漫在我的四周。

  由于我的皮肤本来就比较白,扑了淡淡的粉底霜和蜜粉后,就显得比原先更嫩更滑了,有一种透明感,看着镜中的我一点一点地变样,心里暗暗赞叹现代化妆品的神奇。

  化完底妆后,我开始描眉,这是件看起来容易做起来挺难的事,好在琳姐已经给我修过眉毛了,我只要按眉型轻轻描上几下就行了。

  然后开始修睫毛,我用睫毛刷轻轻刷去刚才不小心掉到睫毛上的细粉,本来书上说这时应该用睫毛夹弯曲睫毛的弧度,可江鹰并没有买来睫毛夹,只好跳过这一步,我用手指轻轻把眼皮拉起来,由下而上刷睫毛,有几次差点眨眼,幸好忍住了。

  睫毛膏的效果真是太神奇了,我的睫毛竟好像比原先加长了很多,眼睛也显得有神多了。

  我又用大刷子上了一点极淡的腮红,现在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健康的小美人。我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。

  最后一道工序,就是上口红了,江鹰买的是粉红色的口红,倒是十分适合我的肤色,这家伙对女人的看法确实有一套。

  我用唇笔沾了小许口红,先在唇间画出唇形来,然后才用口红涂满,我抿了抿嘴,让口红更均匀些。

  大功告成,我看着镜子里的美人,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愤怒,高兴的是我发现我竟是个化妆天才,第一次化妆就取得了这么满意的效果,真是难以置信;愤怒的是这对我来说是个侮辱,一个大男人屈服于另一个男人的武力,竟扮作女人,传出去该怎样做人,想到这,我心中忐忑不安,江鹰这小子不知还会想出什么样的馊主意。

  我拿出那晚的假发,对着镜子戴上,眼前一亮,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。那天琳姐给我化的是晚会妆,比较浓艳,现在的我看起来,倒像个文秀的邻家女孩。

  化完妆后,已经过了四十分钟,再过二十分钟江鹰就要回来了。我看到他扔在床上的硅胶义乳,不禁脸上阵阵发烫。

  那是专门为平乳或者切除**的女人用的,用高级橡胶和硅胶制成,呈天然的肉色,顶端还有紫红色的仿真**,像极了真**,而且义乳的颜色跟我的肤色很接近,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买的。

  我拿起义乳捏了捏,手感很好,柔软而有弹性,我从来没有摸过女人的**,但这义乳摸起来真的好舒服。

  我揉捏了它好一会儿,才按袋子里的说明书佩戴在自己身上。

  这是胸罩式义乳,配戴十分方便,跟无肩带胸衣差不了多少,只不过更紧,与胸部的接触也更平,粘在皮肉上凉飕飕的。

  义乳两侧的透明带子弹力非常好,我没花多少力气就反手扣上了。

  完成后,胸前明显多了几斤重量,我低头看着,那对义乳平整地贴在胸前,像两座小山似的,却是很丰满,不过感觉总是怪怪的,不知道真的女孩对自己的胸部有什么感受,可能是习以为常了吧,就好像我们有小弟弟,但平常也不会老感觉到它的存在。

  我在房间里对着镜子走了几步,又跳跃了几下,义乳随着我的身体上下震动,感觉就好像胸前挂了两个水袋,但由于箍得很紧,倒真有点像生在了身上,我没有见过女人的**,对着镜子,竟感觉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我,不禁心旌摇荡。

  我正沉醉于感观刺激,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,是江鹰回来了?!我慌了手脚,不知怎么的,强烈的羞耻心让我很紧张,赶紧跑过去把保险上掉。

  】喂,你***快把门打开!【江鹰狂吼道。

  我慌乱地跑回床前,穿好胸罩、丝袜,匆匆套上那件紫色晚装裙。

  江鹰把门敲得震天响,再等一会儿,可能他就要撞门了。

  我用手整理着假发和衣裙,镇静了一下,把门打开了,江鹰的手差点敲到我的头上。

  】你小子  【江鹰对我怒目而瞪,但话说到一半,就说不下去了。

  我想向他解释,可想起他的警告,就不敢开口说话,咽回已经到了嘴边的话,一声不响地看着他,准备等待他的训斥。

  】你这种又惊又怕的眼光真是好看。【他改变了语调说。

  我见他火气消了,感到心头轻松了很多,回身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他从背后反锁上门,我看见他提着一个大袋子,不知又去买了什么东西。

  】我给你带了早餐了。【他说,从袋子里拿出一包汉堡。

  我这发觉肚子已经咕咕叫了,不客气地接过汉堡大吃起来。

  】吃得斯文点才像个女孩子!【他说,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威慑力,叫人很难违背,我咬了一口,在口中慢慢咀嚼。

  他笑了笑,他上下细细地打量着我,让我感到不自在。

  】以后我叫你倩儿好不好?【他突然说。

  这个问题很突兀,我吃惊地望着他,看到他的眼里充满着无限的伤感。

  姓名只是个符号问题,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性名字叫丽妮,再多一个也无防,于是便点了点头。

  他很高兴,低声说道:】倩儿,只要你以后好好听我的话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。【从一早开始,我就发觉江鹰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,不再像以前那样生硬,不可理喻了,甚至多了几分温柔,心中老大奇怪,不过心想现在走一步是一步,先稳住他再说,以后再寻找机会换个工作,离开这个鬼地方和这个鬼人。

  我点了点头,他高兴地抓着我的手说:】太好了,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。【我勉强地笑了笑,心里却想这小子是不是昏了头,难道真的把我当作女人,这可不大妙。

  】我买了一套衣服给你穿,你瞧,好看不好看?【他从大袋子里取出一件红色风衣,还有一件白色中领拉力衫,一条黑色包臀皮裙,一双黑色丝袜,一只鹅黄半罩杯胸衣,还有一条浅蓝色的绣花棉质三角短裤。

  天哪!这一套衣物简直是把女人从头到脚全包了。

  】你喜欢吗?【他又说。

  我笑着点了点头,不过心里却不以为然,这些东西只能让我联想到女人,对我本身却没有什么吸引力。

  】穿上给我看看?【

  我虽然老大不愿意,但还是照他的话去做,我们住的是一室一厕的单间,无法避开他换衣服,只好背对他脱掉衣服。

  】那对义乳怎么样?你回过身来我看看!【我脱掉胸罩的时候,江鹰问。

  我不敢回身,本来我们都是男人,应该很大方,可不知怎么回事,我戴上义乳后,面对他竟有强烈的羞耻心,根本不愿意如此面对他。

  】怎么?你又不听话了?【江鹰的口气变得生硬起来,这种语气让我的心抖了抖,我犹豫了一下,终于红着脸回过身。

  江鹰拍手笑道:】妙!太妙了!这**对你很适合吗!【我没有理他,拿过他给我的鹅黄胸罩穿上,义乳被罩杯一托,显得更挺了,而且从两边把我胸部的肌肉朝内挤去,竟然形成了一道浅浅的像模像样的天然乳沟。

  正文 第十章 完全化装

  我提起浅蓝绣花裤头,面露难色,它太小巧了。

  江鹰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:】女人这么大的屁股都能穿,你担心什么?【我只好脱下原先的内裤,把这条女人内裤穿上,但感觉倒是十分舒服,绵软可亲,我一下子联想到女孩子们也都穿着这样可爱的内裤,心中有些激动,下面竟微微硬了起来。

  哪知道江鹰一看到我的反应,竟突然像发了疯,站起来喊道:"***谁叫你硬的,这像什么话!不准硬!不准硬!"

  我明白他的隐疾,知道他对我的东西十分嫉妒,如此反应倒是不难理解,但小弟弟不是说硬就硬说软就软,能够随心所欲的。

  他拿起枕头朝我猛甩来,我用手去挡了一下,但被他的余劲打倒在床上,注意力一转移,小弟弟便软了下来。

  】你记住,你是女人,不准你有男人的反应!【他叉着手说。

  这其实是句混蛋话,不管你怎么看,我都是男人,懂的只是男人的反应,没有男人的反应那不就跟你一样了吗?

  话虽这么说,我还是朝他点了点头。

  江鹰眼珠一转,从抽屉里取出一卷东西来。

  我一看,吓了一跳,原来是十厘米宽的透明胶带。

  】一个漂亮女人短裤里鼓起一大团东西可是大煞风景,我来帮你改造改造。【他说着走了过来。

  】你干什么?喂,你干什么?【我向后退去。

  】你不准说话,好好合作才有你的好日子!【江鹰拉下了我的内裤。

  】你站到地上来!【他说。

  我只好依他。

  他用左手把我的小弟往胯间压去,右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拉住我的小头,用力折向后面。我的小弟虽然是软的,但小弟根部仍被他弄得有点痛。

  】你自己用手从后面按住,不要放松。【他说,这说话的语气就像在修理什么电器。

  我只得照他的意思做。

  他咝的一声撕出一段胶布,粘在我的小腹上,然后顺势往下一拉,干脆利落地把胶带牵过我的胯间,我只感觉到小弟上一凉,胶布已经粘了上去,江鹰让我把手放开,我感到一股重重的拉扯力把小弟从股间牵向后腰,低头一看,竟看不到我的小弟了。

  江鹰把胶带粘到我的后腰,然后从左髋骨部绕过,沿腹股沟的上沿经胯间又绕了一圈,又沿着右髋骨绕了一圈,最后在我的腰间像皮带似的绕了两圈,呈三角形固定。

  我的小弟夹在股间,又被胶带紧紧封住,很是难受。

  】好了,现在你永远硬不起来了!【他得意地说。

  这个混蛋,我在心里千遍万遍地骂他,突然心中灵机一动,也顾不得他的禁令,喊道:】我尿急,快把这玩意放开!【江鹰笑道:】不要急,再忍一会儿。你先朝下趴在床上,分开两腿。【我不知他玩什么花样,但照做了。

  我看不到他,不一会儿,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胯间动,正想回头看,江鹰说道:】不要动,一动你的小弟没了可别怪我。【我一下子听出他手中的东西是一把剪刀,不禁吓得魂飞魄散,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江鹰用小剪刀在我**处的胶带上剪开了一个小洞,说:】现在你可以去上厕所了!【我哭笑不得,也多亏这混蛋想得出这损招,便说:】我又不想上了。【】先穿上这个!【江鹰递过那晚的束身短裤。

  我一声不响地穿上了,然后又在外面穿上浅蓝短裤,虽然有些不伦不类,但下身却变得很平坦,还真像那么回事。

  接着穿上黑色丝袜、白色拉力衫,包臀皮裙,最后披上了那件红色风衣。

  我的动作很快,只是因为想把身体上的侮辱早些掩盖。

  不一会儿,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时髦女郎,看上去很性感,很有诱惑力。

  】小倩,你真美!【江鹰说,他说得很有柔情,但我只感到一阵阵恶心,我可不是同性恋。

  我转过身不想看到他,不料江鹰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,双手在我的义乳上抚弄。

  虽然我的义乳没什么感觉,但被男人从后面这样抱住毕竟是件很糟糕的事,然而又不敢反抗,生怕他一生气,就有可能想出更损的招来折磨我。

  】小倩,好久没有这样抱你了!你还是那样性感,真想死我了!【他喃喃地说,好像一个落魄的人在说胡话。

  我隐隐感觉到,江鹰的心中可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痛苦经历,可能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暴和疯狂,他把我当成一个叫小倩的女人了。我这人心很软,一想到这点,忽然间竟觉得这个大汉倒也并没有我看到的那样可恶,也许他比我更痛苦,更迷茫,这样想着,他恶劣的形象在我心中也有了一点点起色。所以现在我倒是有点心甘情愿地任由他抱着,好给他一点虚幻的安慰。

  过了一会儿,江鹰好像从梦幻中醒过来,放开了我。

  字数:11147

  【未完待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