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
【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(1-5章)】 【作者:不详】 【未完待续】

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-11-13 12:39 编辑


  正文 第一章 工作

  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喜欢穿着粉红色的花蕾睡衣斜靠在床上,在温柔的灯光下漫不经心地翻看以前的旧照片,一缕长长的秀发自然地垂在我高耸的胸前,随着呼吸优美地上下起伏。

  每当这时,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微微的悸动,我会想起一个名字叫伟国的男人,那个男人曾经是我生命的全部,而现在,他已经淡去了,永远沉在我的记忆的深处,如果不是这些照片,也许我真得会把他遗忘。是的,我想忘掉他,但他的形象总是在我梦中萦绕,让我下不了决心,所以我一直保留着他的相片。

  相片上的他很帅,虽然有点清瘦,但皮肤白皙,鼻梁高挺,透着贵族的气质,特别那双忧郁的大眼睛更是魅力十足,这样的男孩应该是众多女孩暗恋的对象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想我会爱上他的。

  但这是异想天开,因为,这个男孩已经死了,在不知不觉中,消失在这个城市的某处,而在这城市的街头,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靓丽的女孩,一个鼻梁同样的挺,眼睛同样的忧郁,名叫丽妮的女孩,不同地是,那双眼睛里有了一种温柔,这是男孩所没有的–女性的温柔。

  我合上了相册,发现我的眼角有点湿润,我又想哭了,这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,女性荷尔蒙改变着我的**,也在悄悄改变我的灵魂。在我的名字还叫伟国的时候,我就是看一些有名的催泪影片也只不过是叹息一下,而现在,真受不了,只要电视上有一点感人的场面,我就觉得鼻子发酸,我以前总是嘲笑那些在电视机前泪流满面的女孩,现在我算是有些了解她们了。

  窗外的繁星仍像三年前我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时那样,在夜空中俏皮地闪动,但人事已是斗转星移,现在想起来,就宛如做梦一般。

  三年前,我在家乡高中毕业,因为家里穷,读不起大学,又一时找不到工作,就闲在家里,百无聊赖。我记得那是秋天的下午,刚刚下过一场雨,一个改变我命运的人来到了我的家中,她就是我的表姐慧芳。

  慧芳这几年一直都在大城市打工,听说还赚了不少钱,但很少回家,这次突然到我家来,我们都十分欢喜。表姐的形象与我记忆中的变化很大,以前她刚出去的时候不过是土里土气的黄毛丫头,可现在却时髦成熟地让人窒息,我都不敢和她正对几眼。

  【伟国,瞧你这么腼腆,像个姑娘家。】表姐打趣说。

  我的脸红了起来,不知怎地,我平时不应该这么会脸红,但表姐这么一说,我竟半句也答不上来。

  【慧芳,你在城市有路子,帮伟国找一份工作吧!这孩子,整天呆在家里,也不是个事啊!】妈对慧芳说。

  慧芳看了看我,说:【成,这次就跟我过去,工作的事包在我身上。\"

  见慧芳答应得这么爽快,我和妈都很高兴。我终于可以到梦寐以求的大城市去了,也许在那里我可以实现我的理想和抱负。

  这天晚上我激动地一夜没睡好觉。

  第三天,慧芳和我就坐火车出发了,没想到,对于男儿身的我,这一去,竟成了不归路。

  到了这个城市,我才知道,慧芳原来只是在一家夜总会坐台,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,但她特地抽了两天空陪我到处去玩,让我长了不少见识,所以这两天过得也很高兴。又过了几天,她告诉我,她已经帮我找到工作了,是在这家夜总会的迪吧里当侍应生,她说她跟老板说了好大一通才让他答应下来,叫我下午去面试,嘱咐我千万要珍惜这个机会。

  老板人很好,对我感到挺满意,面试出乎意料地顺利,没几句话就同意让我正式上班。我也因此有了第一份工作。

  在迪厅里的工作让我感到很刺激,这种疯狂的场合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,但刚来几天,难免有些不适应,所以常常被同事们嘲笑做木头人。

  没过几天,正巧碰上夜总会成立5周年,公司要举办化装舞会,老板特地设了个最佳出人意料奖,奖金竟高达2000元。所以很多员工都想尽心思想拿这个奖。

  我是新人,对公司也没什么特别感情,又是个内向的人,对什么5周年,什么化装舞会都没什么兴趣,所以这天尽管是轮休,我也只是在寝室里大睡其觉。

  不料这天上午表姐竟来找我,说她想出了一个让我得到这2000元的好点子。

  正文 第二章 为了奖金

  不料这天上午表姐竟来找我,说她想出了一个让我得到这2000元的好点子。

  我躺在被窝里没精找采地听她讲。

  】伟国,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常玩的游戏?【】什么游戏啊?【

  】你记不记得我经常把你打扮成小女孩。【

  我当然记得,那时表姐经常拿她的衣服来给我穿,然后用水彩颜料来当口红涂我的嘴巴。我模模糊糊地记得当时的心情真的好高兴,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。

  我猛然一惊,坐了起来:】你  你该不会是让我扮女孩吧?【】哈!正是此计,你扮起来肯定比女人更女人,你有这潜质。【】开玩笑吧!这种事情你也会想出来?【

  】怎么了?这有什么?【

  】当众扮女人,叫我在同事面前丢够脸了。【

  】呸!你有什么脸啊!这白花花的银子可是很多人都想要的,许多人想扮都没这个条件呢!再说,这只是公司的活动,也许可以让总经理发现你还是个人才呢!【说老实话,我确实很需要钱,家里带出来的几百块就要用玩了,如果  如果真能得奖,那也很不错。

  我犹豫再三,终于禁不住表姐的劝说,答应参加比赛。

  那天下午,表姐带我来到一家美容院,看得出来,她跟这儿很熟悉,在里边跟一个美容师叽哩瓜啦说了一大串话,那美容师不时地看看我,又笑了笑,我不由地更窘迫了,真想一溜了之。

 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表姐招了招手让我过去。

  我坐到了美容躺椅上,从镜子上看到自己的脸很红。

  那美容师在我的脸上仔细端详了一会,点了点头,让我躺下,用毛巾包起我的头,开始为我洗脸,难后又为我做面膜,我觉得她的手在我脸上动来动去的,很舒服,加上早上又没睡好,就沉沉睡去。

  不一会儿,表姐拍醒了我,说:】小美人,现在要化妆了!【我糊里糊涂地顺着她的手坐到化妆椅上,看到镜中的我,脸色变得红润多了,这面膜有效果不错啊!我想,一摸下巴,竟光溜溜地没有一点毛须。

  】这是用的日本进口的褪毛霜。【表姐笑了笑说。

  那美容师为我细细扑了层粉底霜,然后开始一丝不苟的为我化起妆来,我的命运也随着她的粉饼、眉笔、胭脂刷、眼影霜、修眉刀、口红的变幻中开始了改变。

  她最后为我描修好了眉毛后,还慎重其事地为我粘上了假睫毛。

  她满意地左看右看,终于说:】好了!【

  当她移开身子的时候,镜中出现了一个妩媚的女郎,一颗红唇鲜艳欲滴,两道柳眉若颦若蹙,是哪里的美人?我不禁回头望了望,背后是笑得合不拢嘴的表姐。

  我又回过头,镜里的美人也回过头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】傻瓜,是你自己啊!【表姐吃吃地笑着说。

  】这  这是我?【我大吃一惊,镜中的美人也一付吃惊的模样,竟又有另一种娇趣。

  】不是你是谁啊?【美容师说。

  】琳姐,真没想到你的化妆水平竟进步这么快!【表姐对她说。

  】哪里!哪里!【美容师笑着说,】我这儿还有一顶假发,干脆也送你吧!【琳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顶紫褐色长发的发套,解下包在我头上的毛巾,为我戴上了假发,又整理了一会,笑着说:】大功告成!【】站起来!站起来让表姐瞧瞧。【表姐拉着我的胳膊说。

  】如果不说话,真是谁也看不出来了!【她啧啧赞叹。

  我看着镜子里又陌生又熟悉的我,不由地怔怔发呆,但心里涌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  】来,到更衣室来。【表姐说着拉上我的手。

  到了更衣室,我这才发现表姐的大袋子里早就为我准备好了一整套东西,她拿出一只粉红色的钢丝花边胸罩提在我的胸前。

  】你  原来你是早有预谋!【我说。

  表姐对我恶作剧般地笑笑说:】脱了,快把衣服脱了!【】不要了!【我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】瞧你,瞧你,说你比大姑娘还忸怩,真是一点都没冤枉你。【表姐这么一说,我倒激起了勇气:】好吧,脱就脱!【不一会儿,我就脱得只剩下裤衩了。

  正文 第三章 化装

  不一会儿,我就脱得只剩下裤衩了。

  表姐让我把双手抬起来,为我戴好胸罩。她说为了突出**的轮廓,特别选择了钢丝边的。为我调整好后,又在胸罩里塞上了两团软软的海绵球。

  】现在看起来可真像个女人。【表姐说。

  我能从更衣室的镜中看到自己的上半身,我的肌肉并不发达,肩膀也不宽,戴上胸罩后才发现表姐的话并没有错,我有这个潜质,镜中活脱脱出现的是一个身材挺不错的女郎。

  表姐又从袋中拿出一件肉色的衣物。

  】这是什么?【我好奇地问。

  】这是塑身内衣,女人可以靠这东西突出曲线,你瞧,它可以有力地托住你的胸部,还可以收束小腹,提高臀部。这件内衣的臀部是特别加厚的,本来是为那些生了孩子后臀部萎缩的女人使用的,现在给你就更合适了。【】表姐,不要弄得这么正规吧,我们只不过是演演戏。【我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】去,不做得天衣无缝哪能行?我这叫志在必得。【表姐说。

  迫不得已,我只好照她的话穿上塑身内衣。

  内衣很紧,箍得我的周身都有点难受,特别是腰间,更是有一种力量好像在收紧。

  事到如今,我也豁出去了,表姐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。

  她让我穿上长筒丝袜,最后帮我穿好了一件中袖紫色连衣长裙。

  】这是舞会装。【表姐说,当她在我的背后咝地拉上拉链时,我暗暗舒了一口气,下午的难熬的时间终于要过去了。

  我吃惊地看着镜中的我,竟有些被镜中的自己吸引住了,长长的披肩发,下面是张清秀的小脸,紫色的长裙包裹着曲线玲珑的高挑身子,我竟然想不起来,片刻之前我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回到美容椅上,琳姐也赞叹不已,她说我不生做女孩简直就是浪费资源。

  我却在不安地想着今晚会不会出丑。

  表姐为我涂上了红色指甲油,她说参加舞会一定要艳一些才行,不过我的心里还是希望自己清清秀秀的,那种不做雕饰的美。

  】哎哟!不好了!【表姐一看表,不知不觉中,晚饭的时间早过了,化装舞会就要开始了。

  】快!穿上鞋子!【表姐从袋子里取出一双紫色镶钻皮鞋来,我一看傻了眼,后跟有五厘之高。最要命的是鞋尖尖尖的,像尖辣椒,我怎么能够穿得进去。

  表姐把我的脚拼命往里塞,我痛得大叫起来。

  】穿不进去的,表姐。【我喊道。

  】忍着点,现在也让你知道美女是怎样练成的。【表姐笑着说。

  】我是男子汉,又不是小女人。【我抗议。

  说话间,鞋子终于穿了进去,经过一番努力,另一只也穿上了。

  我站起来,皮鞋的两边夹得我生疼。由于后跟的加高,我就像垫着脚,重心自然向前移,为了保持重心,腰部和胸部不由自主地向前挺,这样,臀部就比原来更下后突出了。想不到高跟鞋还有这样神奇的效果,怪不得女人们宁愿让脚受些苦也乐此不疲了。

  】你走几步看看。【表姐说,我忍着痛,向前走去。

  】不行不行,女孩走路应该文雅点,双脚不能分得太开。脚步也不要太大。应该呈平行线,像我这样。【表姐给我示范了一次。

  我跟在她后面学了一回。

  】还是不行,身体太紧张了,应该放松点,像这样漫不经心地走路,才会有女人味。【我看着表姐的样子,放松了肩膀,又走了几步,突然发觉自己的屁股竟有点不自觉地往左右微微扭动,不竟大窘,我根本不想这样的,一个大男人做出这种动作,真是让人羞死。

  表姐却高兴地拍手:】好啊,你学得可真快!可以出发了!【我一听要出发,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,马上就要以这种打扮面对人群,可不要出大丑。

  表姐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,笑着说:】你就当自己本来就是个女孩,大方点,不要拘泥不安,表姐包你得到这2000元。为了让你更好地适应,表姐为你取一个名字,嗯,对了,就以这个美容厅的名字吧,丽妮,好听不好听?【这名字我倒是很喜欢,但还没答应,表姐就挽着我的手往外走,一边跟琳姐打手势。

  】丽妮,我们快点走,要迟到了,琳姐,谢谢了,再见。【】你还真会现学现用。【我笑着说。

  】这叫现想现用。【表姐说着,我们就来到了街上。

  表姐叫住了一辆的士。

  】两位小姐要到哪里啊?【的哥看着我们问道。

  表姐朝我得意地使了个眼色,又做了个胜利的动作,意思是的哥没有看出我是个假姑娘。

  】王子夜总会。【表姐说着,拉了我钻进了车子。

  夜幕已经降临了,城市里华灯初上,各色的霓虹灯映在的士的玻璃窗上,随着车子的开动不断地变幻。

  】小姐,今晚去参加晚会吧?打扮地这么漂亮。【的哥从前倒镜里看了看我们说。

  表姐咯咯地笑了起来,推了推我的手:】喂,表妹,人家问你呢?【】我?  【我吃了一惊,猛然发现自己的声音还是男声,赶紧用手掩着嘴尖声咳嗽了一声。

  那个的哥好像并没有觉得异常,说:】这几天风大,姑娘儿可要小心感冒了。【表姐笑着说:】是啊!我这个表妹就是身体弱,多谢你的关心。【一路上,的哥跟表姐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笑,打得火热。我在旁边微笑地听着,不敢开口说一句话。

  正文 第四章 上场1

  我们的夜总会到了,我和表姐下了车,付钱的时候,那的哥上下打量着我,我的心里好紧张,以为他看出了破绽,赶紧背过身去。

  】你的表妹可真文静,白白嫩嫩的,长得挺正点。【的哥笑眯眯地对表姐说。

  】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?【表姐呸了一声。

  】你能不能为我作个媒?【

  】去你的?就你?【表姐说。

  】哈哈,可惜我有老婆了,要不你跟她说一下,给我当二房吧?【】你要死啊!【表姐嚷道。

  的哥大笑着开车逃之夭夭了。

  】这混蛋流里流气的,要在平时,我非给他一拳不可。【我说。

  】其实女人嘴上不说,心里倒是喜欢听这些话。【表姐说道。

  】不会吧?【我说。

  】哎,你终究是个男人,不会弄懂女孩的心思的。【说起女孩的心思,我确实不懂。我在高中时曾经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,我们经常在村边的小河沟捉虾玩,有一次在河边的时候,我看到微风吹拂起她的长发飞扬舞动,十分好看,心中一激动,就扑过去吻了她,哪知道她挣扎着躲开了,涨红着脸看着我,突然打了我一巴掌,就生气地跑了。我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对,但觉得她一巴掌打得也太重了,一点也不顾我男子汉的尊严,所以干脆不理她了。不久她转了学,听说去了一个大城市,在她离去之前,我曾收到她的一封信,信纸写得满满的,却只有】笨蛋【两个字。我到现在还弄不懂她为什么给我这封莫名其妙的信,但我一直很想念她,却不知她到了哪儿。

  】喂,你在想什么?【表姐说,挽着我的手朝门里走去。

  】没  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  啊!【这时我发现跟我住同寝室的江鹰朝这边走过来,江鹰是夜总会的保镖,人高马大的,听说他一个人就能打倒七八个壮汉,本来他是一个人住的,所以我分配到他的寝室时,他老大不愿意,常常对我颐和气使的,我不想得罪他,处处都由着他。

  见到他来,我本能地想跟他打招呼。

  表姐在我手上重重一拉,我才记起现在是女装,手伸到胸前又放了下去,但看到熟人,心里又是惊慌又是尴尬,总想回过身找地方逃避。

  】丽妮,你干什么呀?【表姐紧紧地挽着我的臂弯。

  糟了,江鹰看到了我们了,那眼光好像有点特别,是不是认出我来了?这可怎么办?哎哟,他朝我走过来了。

  我真想拔腿逃跑,可表姐不允许我跑,她小声在我耳边说:】慎静点,待会你不要说话,只要点头或摇头就行了。【江鹰兴冲冲地来到我们的面前,看了看我,我的心都到喉咙眼了,如果他说:】嘿!你小子发神经啊!【我就立刻回身跑出去,再也不在他面前出现了。

  可他对表姐说道:】慧芳,你那个表弟伟国死到哪里去了?他下午就失了踪。【听到他这句话,我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  表姐说:】这小子不喜欢热闹,肯定一个人玩电子游戏去了。【江鹰唔了一声,又把眼光落在我身上,问道:】这是谁啊?【】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表妹丽妮。【

  】你的名字就跟你的人一样漂亮。【江鹰笑道。

  我在心里暗笑:】你小子对男人这么凶。对女人可真会拍马屁,不过这回可上了大当了。【不过我还是有礼貌地朝他笑了一下。

  】江鹰,你怎么不化装?今天可是化装舞会呀!【表姐问他。

  】我早准备好了,你们想不到的,待会就知道了。【我们一起向舞厅里走去,在走廊上碰到许多同事,竟一个都没认出我。

  一进舞厅,世界就变了个样,原来我们迟到了一会,总经理的讲话已经结束,舞会正式开始了。

  灯光在旋转,摇滚音乐在狂响,舞池中的人们打扮地光怪陆离,有些扮成狐狸,有些扮成黑侠,有些则化妆成死神,也有些只是戴上面具。

  表姐拉着我的手走进了狂欢的人群中。

  我的脚被高跟鞋夹得很疼,刚才在车上刚刚适应一点,可在舞池里没跳几下就受不了。只好退了出来,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做观众。

  正文 第五章 上场2

  不一会儿,一个戴着克林顿面具的男人来到我的身边坐下。

  】小姐,今晚是化装舞会,你为什么不化装?【他低着嗓音说。

  我差点笑出声来,原来是江鹰这家伙,压低了声音,还以为我听不出来。但我不能说话,只能微笑地摇摇头。

  】小姐,我看到你就觉得有些眼熟,对了,你是慧芳的表妹,也就是伟国的表姐妹,怪不得有些像。【我点了点头。

  江鹰见我微笑着,又坐得靠近点了。

  】我叫你丽妮不见怪吧?【江鹰说,然后滔滔不绝地说起话,不时还问我一些问题,我虽然很想笑,但始终咪着嘴,只是以点头或摇头回答。

  江鹰渐渐发现有些不对,终于问道:】你为什么总不说话,你  你是哑巴?【我有意要借此机会捉弄他,好解解闷气,就装做十分无奈的样子点了点头。

  】怪不得,真对不起,其实你不做声的样子真可爱。【江鹰说。

  我做出很感激的表情。

  江鹰又坐近了,紧靠着我,我以前就听说过江鹰是泡妞的能手,他自夸能在一夜内让女孩跟他上床,不过耳听唯虚,眼见为实,且看他怎么表演。

  】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虽然你不能开口说话,但你的眼睛已跟我说过千句万句了。【我摇了摇头,表示不相信。

  】我可以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你心灵的深处。【江鹰在我耳边低声说道。

  我承认,江鹰的嗓音很有男性魅力,但此时对我说出来,我只觉得有些滑稽可笑。

  江鹰见我笑意盎然,以为我被他打动了,也可能认为我是个哑巴,好欺负,竟用右手从背后搂住我的腰。

  我故意不作任何抗拒。

  江鹰见我默许了,更是得寸进尺,用左手在我大腿上轻轻抚摸,一边跟我说着一些**的话。

  看着他色迷迷的样子,我肚子里都笑得快抽筋了,但强忍住,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  江鹰见到我的反应,更是肆无忌惮,说的话也越来越不象话,手也越不来越不老实。

  】想不到你的反应这么强烈,肯定很久没碰男人了吧?你的**真圆,让我来摸摸。【我怕露出破绽,就打掉了他的手。

  江鹰老实了一点,跟我说了另外一些话题,但不一会儿,手又到了我的腿上。

  他的手一寸一寸地往上移,糟了,这个色狼!他想干什么?要是他摸到我的小弟弟就完蛋了,我把他的手一推,站了起来,又加入了舞者中。

  后来,我一直跟表姐在一起。

  舞会结束后,进入了最紧张的时候,就是各人把自己的化装除掉,大白真相。

 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,大家把面具摘掉,同事们看着对方,舞厅里笑声顿起。

  】原来是你啊?【

  】怎么是你?【

  】你小子,什么不好扮,竟扮作乌龟!【

    

  我站在表姐身旁,不知该怎么办,我没有面具,又怎么露出庐山真面目?

  】快,你过来!【表姐拉着我的手走到总经理面前。

  】总经理!【表姐对他说。

  总经理回过头来,看到了我。

  】这位小姐是  【他迟疑地看着我。

  】总经理,我这个杰作怎么样?【

  总经理不解地看着表姐。

  】他是我的表弟**呀!【

  总经理仍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】不好意思,总经理,确实是我。【我尴尬地说。

  总经理张着嘴上下看了看我,终于明白。

  】难以想象,难以想象!【他啧啧赞叹,这时候,主持人邀请总经理上台讲话。总经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了看我。

  当总经理宣布最佳出人意料奖颁给我,我上台领奖时,舞厅内哗然一片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但发现人群中江鹰的脸色很难看。主持人一宣布舞会结束,我就顾不得脚上的疼痛,飞快地跑出了舞厅。可长裙紧裹在大腿上,加上还不适应高跟鞋,跑起路来竟迈不大步子,狼狈不堪,幸好没弄伤脚脖子,但在裙子和大腿的拉扯下,屁股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扭起来,慌乱中,我听到背后一阵哄笑。

       本楼字数:8307

       【未完待续】